疫情带来了居家隔离,也可能会催生未来新的社交方式。

社交产品一直是很多 VC 追逐的对象,毕竟一旦成功,就可能是下一个 Facebook。

最近,A16Z 和 Benchmark 这两家顶级 VC 在抢着对一款社交产品的投资,据福布斯和 TheInformation 的消息,最终 A16Z 以 1200 万美元的价格拿了下来,估值在 1 亿美金左右。
Image

这款产品叫 Clubhouse,简单来说是一个基于音频的社交平台,用户可以自发寻找感兴趣的话题,进入语音聊天。

登录平台后,你可以看到很多虚拟房间,或者自己开启一个房间话题,进入房间后可以选择单纯听大家的对话或者自己也加入交谈。如果你想要发言,可以通过举手或者被人邀请。

就这么简单,由于产品还没开放,并且是采取邀请制,所以这款产品的细节还比较少,目前测试的用户还不到 5000 人。下图为一些用户分享的截图,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
Image

从产品层面来看,这不就是一个线上聊天室嘛,只不过是音频版的,为何会让 A16Z 和 Benchmark 争抢着投资呢。

而且在这次 A16Z 主导的 1200 万投资中,有 200 万美金还是买的两位创始人的老股,而这款产品才 2 个月时间,没有任何收入也没啥用户。

这意味着两位创始人这两个月在家躲避疫情鼓捣了这个产品先各自有了 100 万美元收入。Twitter 上一些人也不淡定了:
Image
Image
不过也有用户在体验过后,分享了自己的一些看法,认为这个产品可能会有不错的未来,其核心观点是人们对播客和派对都有现实的需求,而这个产品在线上提供了这种需求:

  1. Clubhouse 之所以 working,是因为它介于播客和**派对**之间,人们喜欢这两样东西。
  2. 播客之所以很受欢迎,是因为它是一种有别于视频和文字的独特学习方式,无脚本的对话在某些情况下拥有独特的竞争优势,比方说适宜的场景更多。
  3. 而派对式(现场)音频可以最直观的感受到人们对新信息的反应,这和通过一篇文章或者视频做回应完全不同,因为它是实时的(这和我们听广播的感觉有点类似)。
  4. 派对之所以受欢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社交需求,Clubhouse 提供了一个线上社交的新方式。
  5. Clubhouse 没有录音,因此对于一些用户感兴趣的对话,用户需要把握机会,因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简单总结就是,Clubhouse 提供了一种新的表达方式,学习新事物和结识新朋友的新方式。

播客在国外比较受欢迎,国内这两年的播客也越来越多,而且与文字和视频所给用户带来的体验完全是不同的。

但播客一般只能一方说一方听,是单向的传递方式,就像视频后来有了直播一样,播客通过这种直播的方式产生了新的形态。

不过团队能请来很多名流大拿,比方说 Mark Cuban、Naval 以及娱乐圈的 Kevin Hart,应该是这款产品快速传播开来的一个原因。如果未来用户完全放开,如何把控房间里对话的质量可能就是一个挑战。

Clubhouse 的创始人为 Paul Davison,与 Benchmark 和 A16Z 都有渊源,曾创办 Highlight 和 Shorts 两款应用,呆过 Google ,曾在 Benchmark 做过一段时间的入驻企业家,而 Highlight 这款产品卖给了 A16Z 投资的 Pinterest。

联合创始人 Rohan Seth 则是 Google 的工程师,还在 Opendoor 做过产品。

看他们发的 tweets,在叫 clubhouse 之前,他们做的产品叫 talkshow,其定义为 A new way to have live audio conversation,之前做过很多音频直播节目,不过现在这个产品已经下线。

这次出手的是 A16Z 的合伙人 Andrew Chen,似乎他很喜欢类似这样的项目,之前他曾以 1530 万美元投了只有 3 个人(都是联合创始人)的 substack,你可以理解为网页版的知识星球,不过这个产品确实是不错的,我现在阅读信息大部分都通过它们来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