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让所有远程类产品受益,其中 Zoom 是最大的受益方,其 DAU 已经超过了 3 亿,4 月初的时候这个数字为 2 亿,半个月时间增长了 1 亿,确实有点疯狂。

根据 TrustRadius 的数据,在在线会议工具中,Zoom 的份额基本上占据了半壁江山,不过微软的 Teams 增长迅猛,已经拿下了 21.3%的份额。
Image
Zoom 的增长速度已经够快了,不过其实整个行业还在以一个更快的速度增长,只是其它产品的用户基数比较少,看看 TrustRadius 的数据就知道(如下图)。

这导致更多公司加入这个战场,Facebook 就开始全面发力,由扎克伯格亲自带领,让 Facebook 旗下所有的社交产品都加入了多人视频功能,国内的巨头也是全部都加入了。

这些都说明了沟通在我们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重要性,不过这些都属于同步沟通范畴。其实异步沟通同样重要,比方说我们经常使用的邮件以及以前的信件等。

视频时代,通过视频化异步沟通的需求也在这个疫情期间得到了很大爆发,像排在第一的这款产品,其增长速速已经快接近了 Zoom 的 200 倍,但和其它几款产品不一样的是,它并不算是 Zoom 的直接竞争对手。
Image

Loom 是一款录屏和视频拍摄工具,主要解决的还是企业的沟通需求,当然个人也是可以使用的,我把它简单定义为视频版的邮件

和 Zoom 类似,产品也非常的简单,甚至一个浏览器插件就可以完成所有的录制录屏,视频录制完成后就已经上传到云端了,在云端还可以对视频做些简单的编辑,生成链接以及设置密码,之后分享出去,大家可以基于这个视频来进行评论与回复,非常适合企业。

我简单的体验了一下,操作非常的方便,其 slogon 为 Say it with video,可以说诠释的非常到位,国外还有一家公司 Drift 的产品和它非常类似,而这两家公司背后都有红杉资本
Image
国内最近出了款视频 IM 产品“画音”,由微信前产品总监打造,其实也是主打视频的沟通,我把它简单理解为视频版微信,我觉得做的好的一点在于确实降低了目前生产和消费“视频消息”的门槛。

不过相比于 Loom 主打企业级 B 端,画音目前看来则主要针对 C 端个人,如果说 Loom 解决的是工作上的视频沟通需求,那么画音则应该是个人层面的一种视频表达

一个侧重沟通,一个侧重表达,所以我觉得两者的对标还是比较恰当的:Loom 对标为视频版邮件,画音对标为视频版微信。

这点也比较符合中美两个市场的特点,美国 B 端市场发达,所以从企业级需求切入很正常,而且也比较容易付费。事实上,Loom 马上要推出针对企业和团队的付费版,其在 2019 年末已经有5万家企业的180万人在使用了。简单来看,Loom 的推广策略和 Zoom 非常类似,通过员工来促使企业使用,所以也可以理解为通过 C 端切入 B 端。

不过国内要这样做就比较难,即使是像微信,切入 B 端也不是那么的容易,核心还是 B 端赚钱更难,所以关键还是市场整体的商业模式决定了产品的走向,所以画音走 C 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抖音快手这种短视频产品从中国起来走向全球,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今年的疫情,让整个视频时代的到来加速了,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还是通过传统的拍摄剪辑上传等动作来完成,未来的视频表达一定会更快捷更简单,同时我相信在企业级这块,应该会有很大的机会。

最后,别忘了,Zoom 的背后也有红杉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