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黑天鹅事件的 2020 年,对于所有的人和组织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此时,远程协同办公成为了最大的刚需,而这个领域的 SaaS 产品,在经历此次考验后,很可能会改变我们很多人未来的工作方式。

这个领域的公司和产品非常多,也是针对 B 端的 SaaS 类产品最早关注的领域,但是这些年在国内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除了几家巨头,很多创业公司可以说生存的非常艰难。

针对此次疫情,大家都对自己的产品进行了快速升级,同时把自己能免费的东西几乎都开放出来了。从体量来看,国内首推阿里旗下的钉钉和腾讯旗下的企业微信,上班第一天甚至因为需求暴增而导致了宕机。除此之外,还有对外开放不久的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以及华为的 WeLink 等。

以我个人经验来看,远程办公中,文档、流程管理这些的压力会相对好一些,但视频会议可能是一项考验。仅看看钉钉,据官网公布的数据,目前有超过 1000 万家企业组织在使用钉钉,教育这块,截至 1 月底,全国就有 20 多个省份超过 1 万所大中小学、500 万学生将通过钉钉直播的方式上课。可以想象,后续这个数字可能还会大量增加。

在这里面,视频会议是最大的一个需求,同时也成为目前远程办公最大的一个软肋。昨天网友的反馈,钉钉的视频会议卡顿,企业微信出现崩溃,其它协同类产品也出现不同程度的问题,而 QQ 反而被网友评为当天视频会议的最佳神器。

目前这几家在视频会议这块的支持能力其实已经不小了,我看了一下几个产品的官网数据:

  • 钉钉可以同时支持 102 人同时开会,0.06 秒以内延迟
  • 企业微信会议功能在疫情期间临时开放支持 300 人同时参加会议
  • 华为 WeLink 在 2020.1.25 至 2020.6.1 期间,提供 1000 账号及 100 方不限时长会议
  • 飞书从 1 月 28 日至 5 月 1 日免费商业版,但是没有提供视频会议的能力数据

以上面的数据来看,一般的企业很少会涉及到 100 以上的人同时开会的,出现卡顿各种问题,更多可能是其它原因。声网的产品经理认为,造成视频会议产品体验不佳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网络带宽问题,二是终端问题。

在客观条件没法改变的情况下,只能想办法对网络质量进行优化,而这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同时视频会议的带宽成本和运维成本都非常高。暂时免费除了特殊情况,也是希望可以抢下更多潜在用户。

作为视频会议领域最好的产品之一,Zoom 也推出了一系列政策,其官网说是免费到疫情结束。Zoom 最高可以支持 1000 人同时视频会议和 10000 人观看,可以说这个能力几乎可以满足绝大多数需求,但其核心业务在美国,在国内的影响显然还是比较弱一些。

在这些产品中,华为的 WeLink 是唯一一个没有体验过的,不过有朋友说,华为的 WeLink 在视频会议方面是真的很强,操作简单,将组织会议的难度大大减低,毕竟开放前华为的 19 万人天天在使用。

今年这种特殊情况,在线教育已经不是一个选项,而成为了一个必需。最大的需求就是视频会议,就看这次哪家能抓住这个机会,快速突围抢占先机。

Zoom 的 CEO 袁征曾说过,他们最早的付费客户就来自在线教育,2012年,斯坦福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找到 Zoom,希望 Zoom 能够提供线上教学平台的解决方案。那时正值各类线上教育项目的井喷期,Zoom 率先抓住了这些高附加值的用户,以教育行业为切口进入视频会议软件市场。

我看昨天很多学生貌似在组团用评论吐槽钉钉,因为他们觉得假期被它给打断了,从这里可以看出,钉钉已经走在了前面,但中国市场太大了,其它产品还有非常大的机会。即使是字节跳动的飞书和华为的 WeLink,也都才刚刚开始。

但无论如何,这次协同办公类 SaaS 产品有一定机会真正成长起来,一旦这个习惯建立了,未来就容易了,但最终大部分市场可能还是巨头们的天下,小的创业公司在这块很难竞争,巨头可以免费但通过其他产品线赚钱,但创业公司就难了!

我的结论可能比较悲观,但如果整个行业起来了,即使是小的创业公司,我相信未来显然也会比现在活的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