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幸福,有一个理论是这么说的,“大量一般的好消息比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更令人感到幸福”,“在一个短暂的时期里经历全部痛苦胜过在很长的时间里分散这些痛苦”,为什么?

去年以来,各种社交媒体上出现次数较多的词语中,“黑天鹅”可以说是其中一个,而《黑天鹅》这本书受到的关注也越来越大,特别是在金融投资界。

黑天鹅的概念比较简单,我们正在经历的新冠病毒就是一个黑天鹅事件,这种事件一般不发生,但一旦发生就会给人们带来意料之外的重大冲击,整个人类目前都在经历这种巨大的冲击。

平均斯坦与极端斯坦

除了黑天鹅这个概念外,这本书里另一个我认为非常关键的概念,就是平均斯坦与极端斯坦,因为这本书的作者塔勒布用这两个概念来归纳解释世界的所有现象。

在极端斯坦,个体能够对整体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我们受到单个事件、意外事件、未知事件和未预测到的事件的统治,极端斯坦能够制造黑天鹅现象。

在平均斯坦:特定事件的单独影响很小,只有群体影响才大,我们受到集体事件、常规事件、已知事件和已预测到的事件的统治。

简单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把马云的财富(今年福布斯发布的报告显示其资产为 434 亿美元,大概为 3000 亿人民币)与 1000 个普通人(比方说平均资产 500 万)来做对比,马云加入与不加入,对整个群体带来的影响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马云不加入,整个群体里每个人的资产占整体的比例以及与平均值相差不会很大,这里面任何一个人的财富变化对整体财富的影响都很小,只有整个群体的财富变化才有影响。

而一旦马云加入,他一个人的财富就占据了整个群体的 99%,任何人和他去算平均财富,这个差别都是天壤之别,甚至把所有人一起算上来看平均值,这个数字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你会发现你只是被平均了而已。

因此,从概率统计学的角度来看,这两个概念其实分别对应这个世界中的不同事物的两种统计学属性。其中平均斯坦指的是不会因个例而导致统计数据巨变的统计对象,而极端斯坦则是会因为个例而导致统计数据巨变的统计对象

为何这么重要

这个概念之所以这么重要,首先是因为它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但我们往往都认识不到;其次是极端斯坦的存在完全推翻了我们一直沿用的预测理论体系。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几乎所有人都涉及到职业选择,但很少有人能分清楚哪些行业属于平均斯坦,哪些属于极端斯坦。事实上,我们常说的那些只记得第一名的行业都属于极端斯坦,尽管第二名甚至第三第四名与第一名之间可能就差那么一点点,但最后所获得的收益则可能相差万里。

比方说从事智力、科学、体育以及艺术等行业都属于极端斯坦,在这里成功是高度集中的,极少量的赢家获取了蛋糕的大部分,这里已经不是 80/20 原则了,它可能是 99.9/0.1 甚至更夸张的比例,这里很难找到普遍遵循的规律。

在这里,第二名可能比第一名还努力还聪明,但就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或者仅仅是运气原因就导致了巨大的结果差异,因此在极端斯坦,成功更多可能取决于其它因素,而这些因素往往和努力无关。

而像医生、会计、编程以及教师等这些行业,它属于经验积累型,只要付出足够努力,大部分情况都是可以弥补差距的,类似的都属于平均斯坦范畴。你从平均斯坦的数据中获得的知识,是随着信息供给的增加而迅速增加的。

极端斯坦的存在,推翻了原有的预测理论体系。我们原有的预测理论体系基本上是通过历史数据来假设模型,通过经验公式进行计算推演,进而得出未来的趋势去做预测。这套体系建立于平均斯坦,但在极端斯坦就基本上无效了。

但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像自然现象、社会政治、科学进步以及金融体系等,这些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都属于极端斯坦范畴,一个小概率极端个例的出现,就会推翻传统的预测体系得出的结论。

因此,塔勒布才说,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能仅仅靠过去的经验来做未来的预测。

关于幸福

最后说说我们在前面提出的疑问,为什么“大量一般的好消息比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更令人感到幸福”,“在一个短暂的时期里经历全部痛苦胜过在很长的时间里分散这些痛苦”?

心理学家研究表明,我们的幸福感更多取决于正面情绪出现的次数,也就是心理学家所说的“积极影响”,而不是某次正面情绪的强度。因此,要想让自己的生活幸福,应该尽可能的去平均分配这些小的“积极影响”。

比方说我们在 10 年时间分别用三种情况赚同样的 1000 万,第一种情况在第一年赚了 1000 万,但是后续 9 年一分钱都不赚;第二种情况每年平均赚 100 万;第三种情况是第一年赚了一个亿,但后续 9 年每年都损失 1000 万。

10 年后赚的钱都一样为 1000 万,但获得的幸福感是完全不一样的,第二种情况显然是最幸福的,而第三种情况可能不仅没有幸福感,反而会更加的不幸福。

因此,我们的快乐往往是从一系列稳定的、小而频繁的奖励中获得的,而不幸福感则相反,在一个短暂的时期里经历全部痛苦胜过在很长的时间里分散这些痛苦。很多暴发户最后都没有好的结局就是这么个道理。

在这里,幸福感遵循平均斯坦,一点一滴的积累更加重要,而不幸福感遵循极端斯坦,一次就完成痛苦的经历才能减轻不幸福感。马云说那些拿着工资的中产阶级最有幸福感,其实说的就是这么个事。

而成功与此相反,它取决于振幅的大小,如果振幅足够大,你只需要一次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