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用了 Google 旗下的 Chrome 浏览器后,就很少用其它浏览器了。今天终于把微软推出的 Edge 浏览器下载来体验了一下,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感觉这个产品不是微软出的,因为整体体验很赞。

Edge 有啥功能就不再这里说了,不过浏览器一直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简单回顾一下这些年浏览器的纷争。

作为互联网特别是 PC 时代的入口,浏览器是大家必争的领地,这些年从网景浏览器到 IE,到 Firefox、Chrome,再到微软最新推出的 Edge,战争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

网景 vs IE

最早的浏览器是网景公司推出的网景浏览器,由于解决了上网的入口问题,这款浏览器一经推出,很快即获得了巨大成功,公司也凭借这个产品做到了上市,那是在 1995 年。

网景浏览器的成功显然让比尔·盖茨如鲠在喉,作为 PC 电脑时代的主导者,比尔·盖茨显然不希望自己的电脑系统还需要通过网景浏览器作为入口。于是比尔·盖茨发布了一份内部宣言,将网景浏览器作为目标,推出了自己的浏览器:IE 浏览器(互联网探索者,Internet Explorer)。

这款浏览器成为了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记忆,甚至现在国内仍有大量的人在使用。当时,网景浏览器是付费模式,为了打败网景,比尔·盖茨不仅采取免费策略,让 IE 对所有用户免费,而且将其与 Windows 系统直接绑定集成,这样 IE 就成了所有 Windows 系统默认的浏览器。这种策略,苹果至今仍然在使用,比方说 iPhone 中的浏览器就是内置自己的 Safari。

微软这么一搞,网景拿什么跟 IE 竞争,败北是注定的结局。IE 浏览器发展一路狂飙,几年时间,其市场份额接近95%,几乎实现了统治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网景浏览器不得不选择了卖身给美国在线,并且开放了网景浏览器代码,交由一个叫 Mozilla 的非营利组织负责,而这个组织后来推出了 Firefox。

IE vs Firefox

一切似乎都是命中注定,微软打败网景后,没想到其开放的源代码后来又成为自己竞争对手的一部分。

所谓敌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没有了直接的竞争对手后,微软的 IE 在产品层面越来越变得臃肿而缓慢,成为网络黑客经常攻击的目标,这让竞争对手们找到了机会。

其中就包括 Firefox,根据 Mozilla 官方网站,Mozilla 这个非盈利组织创始于 1998 年。在接手网景浏览器的代码后,这个开放社区于 2002 年推出了 Mozilla 第一版,这个时候微软 IE 的市场份额超过 90%。

那时主要还是在社区内部使用,到了 2004 年,基金会正式发布 Firefox 1.0,由于这款浏览器在产品上的大量创新,一经推出就获得了巨大成功,不到一年时间,Firefox 在全球的下载量超过了 1 亿次。

到了 2010 年,Firefox 的市场份额已经接近 23%,而微软 IE 虽然仍然是老大,但是其份额则降到了不到 60%。
Image

Chrome 浏览器的崛起

由于 Mozilla 是一个非盈利组织,资金主要来自个人和企业的捐助,其中就包括了 Google。尽管已经有了 Google 这个搜索引擎的入口,但 Google 的野心更大,于是在 2008 年 Google 发布了自己的浏览器 Chrome。

Chrome 最大的特点是简洁、快速以及海量的插件,并且打更加安全这张牌,很快就获得了市场的认可,我记得第一次使用 Chrome 浏览器时,就被其简洁的界面和流畅的操作所吸引,一直使用到今天。

2010 年时,Chrome 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 8%,随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Google 通过 Android 和搜索引擎,以及 Chrome 产品本身的优势,一路过关斩将,成就了浏览器时代的霸主地位,2019 年,Chrome 浏览器的市场份额达到了 70%。

随着自己的市场逐渐占据统治地位,也引发了很多开发者对网络标准定制和用户隐私数据的担心:

Google 通过向消费者免费提供快速、可定制的浏览器,同时支持开放的网络标准赢得了胜利。既然 Chrome 是当仁不让的领导者,那么它就已经控制了网络标准的制定。Google 会以浏览器及其 Chromium 开源项目作为基础,来排挤竞争对手,并使整个行业向自己的利益倾斜。

微软 Edge 再战浏览器江湖

随着 Chrome 浏览器一路高歌猛进,微软 IE 浏览器的市场份额持续下降,这让微软在 2015 年直接决定放弃了 IE 这个品牌,转而在 Windows 10 上,用 Microsoft Edge 取代了 IE,同时开始支持扩展插件。

从 2016 年到 2019 年,微软对 Edge 进行了数十次的改进,让它变得更快、更具扩展性和更稳定。但仍然没有特别好的理由让人们不去选择 Firefox 和 Chrome,而选择 Edge。因为 Edge 可以做的所有事情,Chrome 都可以做得更好。

于是,在 2018 年 12 月,微软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将 Edge 迁移到Chromium 引擎,这是 Chrome 所使用的开源浏览器内核,相当于其核心已经加入了 Google Chrome 阵营。

Edge 的这一决定和推出的新版产品,似乎让人找到了当年 Google 推出 Chrome 时的感觉,产品简洁并且载入速度快速,微软声称 Edge 已经成为载入网页速度最快的浏览器。

能否依靠 Edge 重新夺回曾经浏览器的霸主地位,可能是很多微软人的努力目标,虽然市场已经完全变了,但就像 Google 通过 Chrome 打败所有浏览器一样,除了自身的优秀,也有对方的止步不前。

正所谓,阻碍进步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只有竞争对手才能让自己清醒,而竞争也让我们消费者得到了获益。

而今,苹果也开始考虑允许用户选择 iPhone 和 iPad 的默认应用,其中就包括浏览器、邮件以及音乐产品,虽然是为了避免遭反垄断诉讼,不过如果能实施,对于用户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毕竟苹果自己的这几个产品,做的真是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