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芒格曾经提到过一个“铁锤人”假设,说拿着一把铁锤的人,看什么都像一个钉子,因为他的工具箱只有铁锤。

为了避免自己成为铁锤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工具箱里的工具多一些,也就是芒格所说的构建多元思维模型。

这个工具箱里的每一个工具都可以广义的看做是其所在领域的第一性原理,当你遇到了某个领域的问题时,这些工具成为你解决该问题所调动的元元素。

第一性原理的概念

在定义上,第一性原理(First principle thinking)有时被称为“基于第一原理”,其思想是将复杂的问题分解为基本要素,然后从头开始进行重新组合。

最早被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使用,但它被大家所广泛知道则是因为马斯克和芒格,因为他们利用这套思维模式构建的商业帝国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亚里士多德说:“在每个系统探索中都存在第一性原理。第一性原理是基本的命题和假设,不能被省略和删除,也不能被违反。”

比方说欧几里得的几何学形成了非常庞大的体系,但这个体系最初只是从五条公设推出来的。在亚里士多德眼中,第一性原理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甚至是充满神性的。

不同于亚里士多德从数学角度,马斯克从物理学角度来理解:

我们运用第一性原理,而不是比较思维去思考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倾向于比较,对别人已经做过或者正在做的事情我们也都去做,这样发展的结果只能产生细小的迭代发展。

第一性原理的思想方式是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也就是说一层层拨开事物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

这是一种典型的演绎法思维,它从原理出发,一步步往前推演,直到找出适合该问题的解决方法。

而日常我们利用更多的是归纳法思维,这两者的区别在于,归纳法只能对已经发生的事实做规律总结,这样常常会忽略尚未在内部发生的新生事物。

而颠覆式创新就是一种未发生的事情,所以归纳法思维是很难创造出颠覆式产品的。同时,大量使用归纳法思维,很容易产生前面我们所说的“幸存者偏差”这一现象,进而产生不好的结果甚至是灾难。

第一性原理的应用

马斯克对电池高价问题的解决,被很多人拿来作为利用第一性原理解决问题的经典案例。在创立特斯拉时,传统电池组的价格居高不下,平均达到了 600 美元/千瓦时,而且主要的电池供应商是日本的松下。

一般的解决思维,可能是去寻找更便宜的商家,或者跟松下谈判能否实现一定幅度的降价,或者在其它配件上做一定牺牲实现特斯拉整车的价格平稳。

马斯克的做法不同,他将电池组的原材料进行拆分,发现如果从伦敦金属交易所购买锂电池组的原材料组合在一起,只需要 80 美元/千瓦时。

这一下不仅解决了他的高价电池问题,更带来了新的巨大机会,在发现这其中巨大的价格差距后,特斯拉在 2013 年开始自己建立了电池厂,并且推出了各种新能源产品。如今的特斯拉,已经成为美国汽车市值最高的企业。

读马斯克的传记,这种思维模式时刻能感受到,从他创立的第一家公司 Zip2 到 Paypal,以及后来的特斯拉和 SpaceX 等(开挂的马斯克到底有多疯狂),几乎都是这样的一种思维模式。

在我理解来看,马斯克往往是先看时代造就的环境能做什么,再基于此去决定做什么和怎么做,而不是先有什么问题再去解决这个问题。

马斯克理解现实的方法是从真实的事物开始,而不是从他的直觉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