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菲特喜欢的书单中,霍华德·马克斯的《投资中最重要的事》有着不一样的位置,因为巴菲特曾经读过不下两遍。

在这本书的第一章,马克斯提出了一个被很多人推崇的投资模型:第二层次思维模型,英文为 second-order thinking,也被翻译为二阶思维。

第二层次思维

这个思维模型说起来也比较简单,一般会与第一层次思维一起作比较,在书中马克斯举了几个例子:

第一层次思维说:“这是一家好公司,让我们买进股票吧。”第二层次思维说:“这是一家好公司,但是人人都认为它是一家好公司,因此它不是一家好公司。股票的估价和定价都过高,让我们卖出股票吧。”

第一层次思维说:“会出现增长低迷、通货膨胀加重的前景。让我们抛掉股票吧。”第二层次思维说:“前景糟糕透顶,但是所有人都在恐慌中抛售股票。买进!”

第一层次思维说:“我认为这家公司的利润会下跌,卖出。”第二层次思维说:“我认为这家公司的利润下跌得会比人们预期的少,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而拉升股票。买进。”

马克斯认为,第一层次思维几乎所有人都能做到,因为它所需的只是一种对于未来的看法,寻找的是简单的准则和简单的答案。当我们寻找一些只能解决眼前问题而不考虑后果的东西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而第二层次思维,它需要在第一层次思维的基础上,去思考背后的逻辑、相关性、以及每个行动可能带来的系列影响。用达利欧的话说,就是任何决定都需要考虑到二级、三级甚至四级的后果。

因此,把问题想到二级、三级甚至 n 级的能力——都可以简称为第二层次思维,它是一种强大的工具,可以增强你的思维能力。

与众不同

从结果层面来看,第一层次思维的人彼此之间对相同的事情往往有着相同的看法,因此通常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比方说看热闹的从众行为,盲目崇尚权威,以及职场上老板最讨厌的挤牙膏型员工等。

而具有第二层次思维的人在遇到问题时,往往会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然后呢? ”在然后之后,才算是真正开启了整个事情的思考。

因此,运用第二层次思维的人,往往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而卓越的表现往往就来自于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记得我第一次读达利欧的《原则》时,总觉得里面的东西很平常,比方说他在原则 5 学习如何有效决策这一节举了一个例子:

1 高层次的全局:我想要能学到很多东西的有意义的工作。
1.1 次一级的理念:我想成为一名医生。
次一级的点:我需要上医学院。
再次一级的点:我需要在科学课程上取得好成绩。
再再次一级的点:我今晚需要在家学习。

这个例子很平常,但实际上达利欧在这里就运用了第二层次思维这个工具,让一个模糊虚拟的想法通过一层一层的挖掘变成了可执行的方案。我们每天都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想法,但是能像这样把它变成可执行方案的,可谓少之又少,甚至可能都没有想过。

这让我突然意识到达利欧这本《原则》里的每一条原则,都不只是他为人处世的准则而已,而是背后他一整套底层思维工具的实践产出。

逆向思维

不过要真正让自己具备第二层次思维,也并非那么容易,《探索智慧:从达尔文到芒格》这本书给出了 12 种训练方法,其中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工具就是逆向思维。

我在第二节曾详细介绍过逆向思维,这是查理·芒格、埃隆·马斯克、贝佐斯等都非常推崇的一个思维模式。

《从 0 到 1》作者 Peter Thiel 更是将逆向思维运用到自己的所有投资决策过程,他认为,逆向思维并不是你为了和别人持不同意见而持不同意见。如果这样,就不再是逆向思维,仅是加了个负号的延续性思维——你先看看主流舆论,然后在前面加个“—”。

真正的逆向思维是自己的独立思考,不要仅仅跟着周围的人人云亦云,也不要仅仅跟周围的人唱反调,而是思考有意思的、其他人甚至都没想过的问题。所以逆向思维就是探索你感兴趣但别人还没发现其有趣之处的方面。

因此,第二层次思维也可以看做是通过事情的表象去发现你感兴趣但别人还没发现其有趣之处方面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