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常会听到奥卡姆剃刀这个词,听得多了还以为这是一个剃须刀产品,其实它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在互联网产品的设计上更是被广泛的运用。

奥卡姆剃刀原理

奥卡姆剃刀原理最原始的说法是“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它由 14 世纪英国一个叫威廉的修道士所创立。之所以叫奥卡姆剃刀原理,是因为他出生在一个叫奥卡姆的地方,可能很多人和我一样,以为奥卡姆是他的姓名并以自己的姓名来命名。

这个剃刀原理是说,当两种说法都能解释相同的事实时,应该相信假设少的那个,也就是最简单的解释比更复杂的解释更可取。在查理·芒格的一系列原则中,让问题简单化往往是排在最前面的一个,其实说的也是同一个事。

在《上帝掷骰子,量子物理史话》这本书中,作者举了两个很有意思的例子:

地球“本来”是方的,但“观测时显现出圆形”,这和地球“本来就是圆的”说明的是同一件事。但前者引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不必要的假设(观测时显现出圆形),用奥卡姆剃刀原理,我们应该选择后一种说法。

另一个关于上帝的例子:“上帝存在”,“但上帝绝对无法被世人看见”是两个假设;而“上帝其实不存在,所以自然看不见”只用到了一个假设。这两者说明的是同样的现象,也就是没人在现实中看见过上帝。所以在没有更多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倾向于选择后者。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奥卡姆剃刀原理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它帮我们把事情化繁为简。

真正将该原理在产品上呈现出来,并被大家推崇的肯定要属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和微信创始人张小龙。

乔布斯和苹果的剃刀大法
苹果一直强调简洁是出了名的,这和乔布斯本人有很大关系,据说最早设计的 iPhone 是有多个按钮的,但乔布斯一直坚持1个主按钮,当研发反问乔布斯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只有1个按钮的的时候,乔布斯带着项目组的人去洗手间,指着一个马桶说:“我只要1个按钮,我再说一遍,我只要1个按钮。”于是才有了只有一个 Home 键的 iPhone。

不过还有一种说法是,最终一个按键是苹果最早的设计师坚持的结果,乔布斯坚持的是两个按钮,一个 Home 键和一个返回键,设计师觉得返回键对用户不友好,于是取消了返回键。

不管是因为乔布斯还是设计师的坚持,其在本质上是一致的,他们遵循的哲学都是简洁,这点也体现在 2007 年乔布斯公布第一代 iPhone 时的介绍,乔布斯用一句简短的话介绍了标志性的 Home 按键,“无论在哪里它都能带你回家,就是这样。”几乎没有一个多余的字。

而这 Home 键延续到了 iPhone X 时代,再次被苹果拿起奥卡姆这把剃刀,直接给取消了,我觉得这更好的体现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的理念。类似这样的案例,在苹果的很多产品演变上都能看到。

但结果简洁并不意味着过程简单,1977 年4月苹果在 Apple II 上市前的推广海报引用的达芬奇这句话说的到位: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简约是极致的复杂)。

同时,利用剃刀原理产生的结果会简洁,但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正确,这是我们不能误解的地方。如果 iPhone 在第一代直接取消了 Home 键,从产品层面看可能是简洁了,但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让操作和体验复杂无数倍,因为当时的技术条件并不允许,因此这里的关键是要正确理解“如无必要”,这可能也是我们利用这个剃刀大法最难的地方。

剃刀大法首席大弟子张小龙

在国内,如果称张小龙为奥卡姆剃刀原理的二弟子,可能没人敢称自己为大弟子。作为乔布斯极简主义的忠实信徒,奥卡姆剃刀大法首席弟子,张小龙在设计微信之时将简洁这一特色发挥到了极致,不仅严格限制了无关的拓展功能,还从源头上保证了界面的精简有序。

相较于 QQ 的各种贵族化特权、丰富的装饰色彩、繁多的延伸功能,“克制”是人们称赞微信时最频繁使用的词汇,马化腾本人也在内部会议上表示微信团队“保持了一种很克制的心态来做事情”。

张小龙一直强调的“好的产品应该是让人用完即走的”理念,虽然也会有很多人不同意,但我仍然认为微信是目前为止最为克制的产品,没有之一。

2017 年的微信公开课,针对刚推出的小程序,张小龙连说了几个小时的“不能”,这和很多产品发布会强调自己能做什么的理念完全不同:

  • 不能给没有运行过小程序的用户推入口
  • 不能给小程序分类、排行、推荐
  • 不能为小程序添加粉丝
  • 不能给小程序推送消息
  • 不能把小程序做成游戏
  • 不能加入搜索功能
  • ......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相信这些“不能”有的可能也会慢慢的变成“能”,这背后仍然是对“如无必要”的理解,因为需求、商业、技术都在不断的演变,但至少在每一个当下,张小龙已经将剃刀原理运用到了极致。

因此,我们提倡利用剃刀大法,但不代表它就是正确的,不能替代批判性思维。它只是一个帮助我们让思考更加有效的工具。威廉修道士真正想强调的,是不应该复杂化;如果可以使用更简单的解释,则不可以“堆叠”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