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焦虑的 2019 年终于要结束了,不过在这 2010 年代的最后一天,提醒自己以一个平和的心态跟它说再见,顺便回顾总结一下这10年。

2019 年似乎都过的不太顺利,也不怎么满意。但是如果把时间这个尺度拉长一些,2010 以来的这10年,我们其实是经历了移动互联网的黄金十年。

这十年,是我从大学校园走向社会的十年。刚离开校园那会,和大部分人一样,还不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尽管内心可能有一点的想法,但始终还不是那么明确的。因此,那时在工作方面没有做太多选择,遇到了就去做了。

塔勒布在《随机漫步的傻瓜》里说,你的成功不一定是因为你比别人多聪明,更大的原因可能是你运气刚好比别人好而已。现在回想过去,运气很重要,无论是生活、工作还是感情。

不过运气比较好的是,我第一份工作就遇到了一个不错的老板,说他好,不是说他给我开了多高的工资,虽然是一家大集团,但实际上那时我所在的业务刚处于创业阶段,不仅待遇很一般,工作还很累;而是他的为人处世,他的担当,让我这个刚离开校园的人感受到了最重要的东西。

其次,他对我能力或者某些才华的欣赏,让我找到了内心隐隐有一点但是还不太明确的东西,我想去做一些能给创投行业带来价值的事情,最终让我走到了下一段真正的创业之路,也真正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最核心的战场。

于是我加入了一个刚开始不多久的创业团队,在这里我待了近6年,做过很多事情,参与并且见证了移动互联网发展最重要的几年,见证了一些人一些事,见证了各种起起落落。最终在2010年代最后阶段的 2019 年年底,它自己也走进了纳斯达克,实现了 IPO。

塔勒布说,人生没有起起落落,就会像玻璃杯那样,一磕就碎。喜欢塔勒布,就在于他永远说的是真话,揭示这个世界的真相,而这真话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就意味着痛苦。

无论从个人成长还是其它层面来看,这段时间是真正在为自己的理想奋斗,是努力挥洒青春的几年,也算是实现了自己当初的一个初步理想。

前两天翻日记,发现在 2017 年自己写了未来的三个愿望:写一本书、开一家公司、爱一个人。很幸运的是,第三个愿望已经实现,第二个其实应该是做一家可以一直活着的公司,而第一个愿望可能需要更多时间。

2019 年,任正非一直在强调活着是华为这个公司最大的目标,现在觉得这个定义太伟大。塔勒布也一直在强调,在大自然中,意见和预测根本无关紧要,生存才是最重要的。

2019 年有了一些闲暇时间,有幸读了很多书籍,特别是塔勒布的不确定系列作品,可能是我今年遇到最好的礼物之一了。其次还有达利欧的原则系列,马斯克的传记,巴菲特的致股东信等等。当然,还有重读 Paul Graham 的作品所带来的新东西了。

新的一个10年开始了,读了达利欧的《原则》后,发现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一个自己的原则,或者说自己的逻辑体系,只是没有把它体系化并且严格遵循。

而那些成功的人,几乎无一例外都在不断构建并严格遵循着自己的原则。塔勒布如此、巴菲特如此、Paul Graham 如此,达利欧更是如此​。​

前两天跟几个朋友闲聊,发现大家也都在开始构建自己的原则体系了。2020 年,我打算从构建自己的原则开始。